<ruby id="1jlhh"></ruby>
  • <cite id="1jlhh"><li id="1jlhh"></li></cite>
    <legend id="1jlhh"><i id="1jlhh"></i></legend>
  • <span id="1jlhh"><output id="1jlhh"></output></span>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區鎮動態
    一位八旬老人的堅守——記港西鎮北港西村退伍老兵張起明 發布日期:2019-10-11 08:44 信息來源:榮成市融媒體中心 瀏覽次數: 字體:[ ]

    張起明在忠烈碑前致敬戰友。

    人過八旬空時多,靜對圖書習詩歌;

    別說清風不識字,道是處處英雄多。

    秋日的陽光明亮地灑在一處農家小院里,洪亮的吟誦聲,時不時從農房的窗戶傳出,在寫字臺前伏案吟詩寫稿的白發老人,正是港西鎮北港西村的退伍老兵張起明。

    張起明,1932年出生,1946年參軍,1948年入黨,先后參加過威海保衛戰,長山島戰役,榮獲過中華人民共和國解放獎章,淮海戰役、渡江戰役60周年紀念章。最讓老人激動的是,幾日前,他剛收到了由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頒發的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老人說,他要拿著這枚紀念章去老地方找那些老戰友念叨念叨,而這個老地方和這些老戰友,老人一守便是19年。

    兄弟三人齊參軍

    受母囑托上戰場

    貧農出身的張起明,家中有姊妹6人。排行老二的他終日跟隨家人在如何躲避日寇的燒殺以及國民黨剝削搶奪的奔波中度過了童年。不曾想,有一天自己的親叔和大哥因為說了幾句反日的話,就被日軍抓去嚴刑拷打,家人經多方周旋才將二人救出來。

    經歷過日軍酷刑和國民黨百般刁難的大哥張起順,毅然決然去參加八路軍。大哥帶頭,兄弟們齊聲響應。戰爭很殘酷,隨時可能犧牲。即便如此,對于大哥帶頭參軍,他們的母親不但沒有阻攔,而且還積極鼓勵兒子們,在部隊好好干,別給北港西村的鄉親們丟臉!就這樣,兄弟四人,除了小弟因為近視眼沒被部隊應征,剩余的三兄弟都踏上了保家衛國的征程。那一年,張起明才15歲。每當回憶至此,張起明都會感慨,自己有一位深明大義的好母親。

    抗戰艱苦不怕苦

    生死別離戰友情

    15歲,剛比槍桿子高一點的張起明,在老兵眼中還是個稚氣未脫的孩子。無論是在飛機轟炸、敵軍追擊、吃糠咽菜的惡劣環境里,還是在深夜騎馬墜崖、中彈不下火線的頑強堅守中,張起明都不曾掉眼淚。回憶那段崢嶸歲月,最讓老人難受的,是那場一個班的戰友都沒回得來的威海古陌嶺戰斗。

    1947年10月3日,國民黨軍25師108旅322團,從煙臺沿煙威公路向威海進犯。國民黨軍占領雕山后,于10月18日向古陌嶺進犯。東海獨立三團三營八連,浴血奮戰,打退國民黨軍8次進攻。11月17日中午,國民黨軍傾巢而出,發動第三次進攻。炮火猛烈轟擊古陌嶺山頂,下午3時,國民黨軍在炮火和飛機掩護下,向古陌嶺山頂猛攻。

    張起明回憶說:“我們子彈打光了,就扔手榴彈,手榴彈打光了,就抓起石頭砸,揀石頭來不及,就拼刺刀,許多戰士沒刺刀,就用槍托打,搶托打斷了,就揪住敵人廝打……”下午4時,我東海部隊主動撤出古陌嶺陣地。

    “那場仗打得很慘烈,成班成排的人都沒了。”張起明回憶道。

    部隊撤回來后,張起明回到了原來部隊駐防的威海戚家莊,平時與戰友們一起訓練的打谷場如今冷冷清清,走進曾經與戰友一起住過的屋子,張起明蹲在屋角哭了:“一個班的人啊,就回來了我一個。”

    戰友之情存心間

    默默堅守19年

    在參加威海保衛戰、打完長山島戰役后,張起明在駐扎的海島上迎來了新中國成立。

    “這一天,我的戰友沒能看到,我活著,就是替他們活著,替他們看著老百姓過上好日子。”張起明說道。

    1950年,他被派往膠東軍校速成學校學習,后因學習成績優異,被派往濟南軍區干部學校進行學習,因表現突出,學校領導找他談話,想派他去蘇聯進修,對于20歲的他來說,這種機會非常難得,他卻拒絕了。身邊的人說他傻,說他出國不僅能學門外語,沒準還能找個蘇聯姑娘當媳婦。他卻說,跟我從家鄉出來的戰友都在長山島上,我要跟我的戰友們在一起。后來,他從部隊轉業,被安排到崖西公社擔任武裝部長,1962年在國家困難時期,為了給國家減輕負擔,他又主動響應號召,作為退職軍人退職返鄉,在村里擔任村黨總支副書記,回鄉奉獻著自己的力量。

    1980年,在浙江療養的同鄉戰友張錫淑聯系到他,說想捐款,給當年一起出村抗戰、犧牲的戰友們修建個紀念碑,無奈身體有病又身在他鄉,無人具體操持此事。張起明聽后,就回了他一句話:“放心,這事,我來!”

    從此,張起明就成了北港西烈士陵園的守墓人。從開工到組織人力施工,再到日常維護,老人都親力親為。從北港西村到陵園三里地遠,無論刮風下雨,每天老人都會去轉一圈,哪棵樹苗死了,老人就會立即補種上,哪里長野草了,老人就會鋤掉,這一守,就是19年。

    如今的老人已經是87歲的高齡了。老人說,只要自己還能走得動,就會去看看,這里有他44名同村出征犧牲沒回得來的戰友,守著他們,給他們念叨念叨今天的好光景,把今天的好日子,講述給他們聽……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色黄瓜导航